Notebuch

现在自己终于明白这种一直根植在心中的游离感和疏离感到底是什么了…

我总觉得,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可能不是我的,我仿佛就像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的一切,能算是箱子的吗?

我叹气 我又叹了一口气

原来我

一年多了 梦到 的次数寥寥无几 但每次都在眼泪中醒来
我以前一直觉得梦里面是现实生活为基底,天马行空的想象做主导的。

现在我觉得不是,这几个梦境都是现实,但是全部都是悲伤的结束,并且无论在梦境里发生了什么,我的理智都会在最后出来捣碎一切——梦里都是不能有好结局的

但是我自己还是知道 等过几年你们还是会把我丢掉

和十年前一样 不值钱的东西唯一归处当然是垃圾处理站 人间火葬场。

正是因为对生活还有太多太多的希望,所以才这么努力工作的呀。

受害者情节

如今我才知道,我这种心理在科学上,或者说是在心理学上,叫做受害者情节。

从来没有盛大的被庆祝过,又或者说没有也不太愿意做主角,说什么呢,不知道说什么好。短短一分钟,只能说别人爱听的,怎么说都有失偏颇,干脆不说。

人生这么复杂的事情,你要我用喜欢还是讨厌,来定义人与人之间,最终我想可能还是讨厌的人多一些。

童年到底被定义到几岁?
0-7岁吗
还是0-10岁

无论怎么定义,那我都是讨厌我的父母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总是打我,打我的同时还要用激烈的言语伤害我,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无法改变,童年过去就过去了,成年后很多事情可以不去计较,因为成年之后我就变成了一张软垫,并不是全盘照收。但是童年那样单调的日子里,那真是一场噩梦。

这场噩梦到现在都鲜明。

从父母那里,从同龄人那里,鲜明的记忆。

现在他们可以豪放的大笑说:“我都不记得了,我肯定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我沉默的同时又在想:我的脑海里却只有这部分记忆啊。

这部分记忆成就了我极其偏激的一面,这部分记忆也阻止我成为一个偏激的人。

「长大之后一定不要变成自己父母那样」这句话却一直在心里呢喃,做一个有耐心的人,做一个会好好讲话的人,唯独不要变成那样的人,打人骂人,会从根底上否认你存在的意义。

不能好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都是垃圾。

养你不如养条狗 养条狗还会亲亲我

那你在我童年养过我吗?你养我过吗?
你养过我我还会被人说是没有爸妈的孩子吗?

成为成年人后,叹息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哎,再叹一次。

昨天看 居然考试一门考了59,我靠,居然挂了,有问题啊

约的人放了我7小时的鸽子

买了一副很贵的眼镜

最近没有喜欢的事情 没有让我提起精神的事情


吃也无所谓 游戏也不想玩 衣服也不想买
上班没意思 学习也没有意思 谈恋爱没意思 追星也没意思

不快乐

最近不快乐 想哭

与其说想哭 不如说心酸的频率太高,眼里一直冒出泪来

你相信命运吗,曾经我是不信的,现在我嘴上不说,但我自己明白,其实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