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buch

这周也想着我的奶奶

上周也没有梦见她。

仔细想来这十年间 我都没有主动去了解 在奶奶身上发生了什么

但是无形之间我似乎都隐隐约约知道了,我知道奶奶是患重病去世了,再深一点挖掘我知道那是尿毒症。从治疗的初期开始我就知道那只是延命治疗,不会痊愈,奶奶会在突然的某一天离开我,突然的某一个瞬间离开这个世界。

每个礼拜都要做透析,一定很痛苦吧。
有时候治疗起来还会昏过去,一定很痛苦吧。
现在去了天堂不知道是不是好一些了,多交一些朋友呀。

他们都说奶奶很好,每次都按照医生说的做,很相信医生,不会像别人那样闹来闹去,药也会好好吃,只是这些药都很贵,每次奶奶都觉得很不好意思,都说要不不吃了,但是爸爸每次都会拜托好多人给好多钱去买这救命药回来,但是奶奶的生命并没有医生说的好好治疗能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啊,我的奶奶只治疗了五年她就走了啊……短短的五年,再配合也没有用,这是无妄之灾,我的奶奶不该承受这些,全世界最好的就是她。

那天我依旧不在,他们说,早上的时候奶奶起来没有胃口,他们问奶奶要不要喝粥,奶奶没有什么力气地说嗯,转身回来的时候已经摇不醒奶奶了。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可能只是睡沉了,可能只是赖床了,你们摇了多久?你们测了呼吸了吗,呼吸没有也不代表死亡了,应该要去测个脑部的,但是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不想听你们说的任何细节,我只要一个医生能救活我的奶奶,是我的错吗,爱我的人都会去世这么早,69岁在现代不算长寿,是我的错吧,是不是我生来就不配被爱,爱我的人离开我这么早,让我在悲伤的海洋里日思夜想

做一场梦 梦到小时候的午后 用水笔在奶奶的脸上画画。

最近还是一样,情况没有好转,与8/29写的日记一模一样,梦里面都有理智从中作梗。这个伤口是有多大,连梦里都要预定结局,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改动?

我最近常常哭,在有意识的时候一边思考一边哭,梦里面也会哭醒,最近最激烈的梦是梦到了老家,我哭着和爷爷争论说,那我呢?那我到底算什么?梦里面哭得很大声吵得很激烈,天灵盖快要炸开的那一个瞬间睁开了眼,然后在现实生活中拼命的哭。

我总想事情怎么会这样呢,自从奶奶离世后,我的老家一直带给我打击,告诉我亲情是假———明明两天钱还打过视频电话来关心我,告诉我回忆是假———也许真就是我一厢情愿,告诉我——回不去了。

我的老家,我认定的老家居然主动把我拒之门外,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是我的亲属。在很多城市都居住过生活过,户籍上的地址也是一改再改,心里面认定的老家如今也轰然倾塌,我真是个异乡客了,一辈子也回不去的异乡客了。

然后我想我的奶奶,那些很小时候的琐事,那根挂起衣服高高扬起到竹竿。那是一件奶奶很喜欢的肉粉到

的雪纺制衣服,奶奶夏天很爱穿,她说这身衣服很漂亮又凉快,她摆摆手臂用手捏着上臂的肉和我说:“奶奶胖呀~肉都松了”
如果说 如果说 我是说 如果说 奶奶还在世 还健健康康的
她会不会把我拥入怀中 说 这里也有这个孩子的一份呀 

我最喜欢的奶奶 如果不忙的话 能不能和我梦里见一见
上次梦到你已经是很久之前了,你在梦里一句话不说,只用那怜爱的目光看着我 沐浴在一片柔和的光中 然后理智出来作祟 然后一下子就哭醒了 那是一次太为短暂的相遇,我还什么都没有说,也许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还是想见你


我真的没有想到 那个一月份的冬天就是我见你的最后一次 旁边的邻居都说,你听到我要回来,早早的就搬出椅子在巷口等我


奶奶 我的奶奶 

奶奶 在那边一定要快快乐乐 交好多朋友 


有空一定来梦里看看我 我真的好想你

现在自己终于明白这种一直根植在心中的游离感和疏离感到底是什么了…

我总觉得,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可能不是我的,我仿佛就像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的一切,能算是箱子的吗?

我叹气 我又叹了一口气

原来我

一年多了 梦到 的次数寥寥无几 但每次都在眼泪中醒来
我以前一直觉得梦里面是现实生活为基底,天马行空的想象做主导的。

现在我觉得不是,这几个梦境都是现实,但是全部都是悲伤的结束,并且无论在梦境里发生了什么,我的理智都会在最后出来捣碎一切——梦里都是不能有好结局的

但是我自己还是知道 等过几年你们还是会把我丢掉

和十年前一样 不值钱的东西唯一归处当然是垃圾处理站 人间火葬场。

正是因为对生活还有太多太多的希望,所以才这么努力工作的呀。

受害者情节

如今我才知道,我这种心理在科学上,或者说是在心理学上,叫做受害者情节。

从来没有盛大的被庆祝过,又或者说没有也不太愿意做主角,说什么呢,不知道说什么好。短短一分钟,只能说别人爱听的,怎么说都有失偏颇,干脆不说。

人生这么复杂的事情,你要我用喜欢还是讨厌,来定义人与人之间,最终我想可能还是讨厌的人多一些。

童年到底被定义到几岁?
0-7岁吗
还是0-10岁

无论怎么定义,那我都是讨厌我的父母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总是打我,打我的同时还要用激烈的言语伤害我,这件事情直到现在都无法改变,童年过去就过去了,成年后很多事情可以不去计较,因为成年之后我就变成了一张软垫,并不是全盘照收。但是童年那样单调的日子里,那真是一场噩梦。

这场噩梦到现在都鲜明。

从父母那里,从同龄人那里,鲜明的记忆。

现在他们可以豪放的大笑说:“我都不记得了,我肯定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我沉默的同时又在想:我的脑海里却只有这部分记忆啊。

这部分记忆成就了我极其偏激的一面,这部分记忆也阻止我成为一个偏激的人。

「长大之后一定不要变成自己父母那样」这句话却一直在心里呢喃,做一个有耐心的人,做一个会好好讲话的人,唯独不要变成那样的人,打人骂人,会从根底上否认你存在的意义。

不能好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都是垃圾。

养你不如养条狗 养条狗还会亲亲我

那你在我童年养过我吗?你养我过吗?
你养过我我还会被人说是没有爸妈的孩子吗?

成为成年人后,叹息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哎,再叹一次。

昨天看 居然考试一门考了59,我靠,居然挂了,有问题啊

约的人放了我7小时的鸽子

买了一副很贵的眼镜

最近没有喜欢的事情 没有让我提起精神的事情


吃也无所谓 游戏也不想玩 衣服也不想买
上班没意思 学习也没有意思 谈恋爱没意思 追星也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