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buch

最近终于在这里很少写日志了
每写一篇关于自己的日志 那都是对自己的一次凌迟

还好最近算是过的平稳 除了夜夜失眠倒也没有什么感到不甘到呐喊的事情

我这种生性敏感又自尊的个性怕是最没用的
最近在很认真的融入某个新团体 却发现每个人对我虽然很好,但我却不是很确定,我所做的,我所被要求做的,是否很好的回应了对方的期待。

我什么都不会啊,我除了一股脑的钻研自己喜欢的东西外,在对于别人所交给我的“任务”,我是否真的达到满意度

好累 不想写了 疲倦

我还是逃脱不了一个女性生下来就带着的敏感
这种天生的嗅觉让我痛苦
我想我要做的就是变得坚强一点 变得坚硬一点
变得绝情一点

果然还是不能理解某些人在某些地方希望我女性typisch一点,另一方面又要坚强的像个志在四方的男子汉一样最好赶紧卷铺盖走人

虽然我很想说我孑然一身无所谓去哪儿
但是我的贪欲和我的小期望还是有一点狭隘的
我自己把自己推到这个境地的
怪不得别人 我活该挣扎到死

这个世界支持我的只有那一个人
然而她已经病逝了
我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
我唯一做的事是在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想到她偷偷哭
哭了又虔诚的祈求上帝不要带她走
然后在每一次回去看她的时候心里的绝望像野草一样疯长
然后开始现实逃避 我想 即使卧病在床
只要她在世上 我就不像个孤魂野鬼一样

然后她还是没有跳脱自然规律 病逝了
那是我一直在流泪的一个礼拜
我知道我真的是孤魂野鬼一个了

我终于不像个吸血鬼一样处处问你们要钱了吧

草 你跳到了一米的横杆 根据裁判审核 拿了铜牌
对手跳 跳了0.9米 裁判走过去 把杆子往下挪0.5米 对手拿金牌

我TM真的是天底下最傻逼的傻逼
决定你输赢的 从来不在那里到底是一米还是0.9米,这里的决定权是裁判,是个人,不是死的标准。

原来我永远都拿不到金牌

四年

見える。

もう見える。

你会在四年之后一无是处 你会说 我也要出国
她不也这样吗。

她是唯一会心疼我的人

她听我的每一句话,她尝试着去理解我的每一句话

在我嚎啕大哭的时候,束手无策,看着我,安慰我,接着走过来抱抱我,然后心疼的拿起衣角为我擦眼泪。

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是被谁爱着的,被谁期待着,被谁鼓励着。

会觉得自己也是很棒的人,可以变得更好。

然而上帝带走了她。

希望,也请,带她去美丽而平和的世界。

我的人生那段黑暗而潮湿的回忆里,还好有您牵着我的手。

生活似乎又变的糟糕起来了,有人似乎希望我早点死

有时我觉得我在这个年纪死去也是极好的。

我不会让任何人无依无靠,本身我的存在就可有可无

最无依无靠的就是我。

如果等后来结婚生子,承担起社会责任,那还最好不要死了。被什么缠住的感觉,突然间人生有了执念的感觉。

现在的我一无所有啊,连很虚的被爱与被期待都没有。死后两天就能被大家遗忘的程度。

算了,还是不要死了。
都还没狠狠的反抗一把

我总认为,ABCDEFG应该都不讨厌我

然而其实里面ABCDEF都讨厌我。

哈哈

15天,真的恍若度日如年。

越是临近这日子,我更是要沉默,我要好好的收着这份喜悦。

在众人所谓的悲剧里笑出声,这对于我自己来说可不好哦